追寻殷商之源

——以唐山大城山遗址为中心的分析

 

朱彦民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天津,300350

 

    商族(或称殷商民族)是我国上古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民族。商族从一个区区小族经过累世迁徙、发展、壮大,逐渐成长为一个强大民族,并入主中原而建立了自己的统治王朝。从其始祖商契,历经诸世先公至商汤灭夏立国,几经治乱直至武王伐商而殷纣失祚,乃至周王朝时期殷商遗民的颠沛流离、同化融合,前后也足有千年的民族兴亡历史。

    然而关于商族的起源,从西汉司马迁著《史记》以来,千百年来关于商族起源的说法,历来歧见纷纷,莫衷一是,一直是历史学上一个聚讼千古、纷纭难决的悬案,至今仍然问津者众,甚至争论愈演愈烈。可以这么说,没有一个历史学问题,像商族起源这样引起这么多学着的重视,产生如此众多歧义的学术观点。

C:\Users\DELL\Pictures\大城山遗址\t0146eeea4c79e30c3c.jpg

附图一 本人关于商族起源研究成果

 

一、商族起源诸说一览

 

大方位

具体地望

学者及著作

相关考古文化

 

西方说

陕西关中地区

商为太华之阳

司马迁《史记·六国年表》、《书序》孔疏引郑玄语、《帝王世纪》、《括地志》等

 

 

亳在京兆杜陵

许慎《说文解字·高部》“亳”字条、东晋徐广《史记音义》等文献记载

 

 

陕西南部商州地区

蒙文通《古史甄微》,商务印书馆1935年版,第103

 

 

陕西南部与陇西地区

顾颉刚《殷人自西徂东说》,《甲骨文与殷商史》第3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陕西丹水流域

荆三林《试论殷商源流》,《郑州大学学报》1986年第2

 

 

陕西地区

黄竞新《从卜辞经史考殷商氏族源流》,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博士论文(1970

 

 

关中东部与山西临近地区

张国硕《商族的起源与商文化的形成》,《殷都学刊》1995年第2

客省庄二期文化东部类型

 

渭水流域一带

铜官《斝式鬲与先商文化》,《文物考古文集》,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客省庄文化

 

上洛商县

饶宗颐《契封于商为上洛商县证》,《饶宗颐新出土文献论证》,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

 

 

山西说

晋南地区

李民《关于商族的起源》,《郑州大学学报》1984年第1期;《豫北是商族早期活动的历史舞台》,《殷都学刊》1984年第2

 

 

关中东部地区与晋南地区

李民、张国硕《夏商周三族源流探索》,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客省庄二期文化

 

关中东部与山西临近地区

张国硕《商族的起源与商文化的形成》,《殷都学刊》1995年第2

客省庄二期文化东部类型

 

晋西南地区永济县一带

郑杰祥《夏史初探》,第9697页,中州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晋南地区

姚政《论商族的起源》,《南充师院学报》1987年第1

 

 

晋南地区

陈昌远《商族起源地望发微》,《历史研究》1987年第3

垣曲商城为亳都

 

山西省境内太行山西麓地区

邹衡《试论夏文化》,《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第159页;《关于探讨夏文化的几个问题》,《文物》1979年第3

山西境内的古代文化

 

山西省境内太行山西麓地区

李伯谦《先商文化探索》,《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

山西境内的古代文化

 

晋东南漳水流域、太行山一线

王克林《略论夏文化的源流及其有关问题》,《夏史论丛》齐鲁书社1985年版

山西龙山文化晚期遗存

 

河南西北部和山西东南部

张光直《新石器时代中原文化的扩张》,《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 41本二分册,1970年版

偃师二里头文化

 

中原说

黄河流域

安志敏《试论文明的起源》,《考古》1987年第5

河南龙山文化

 

豫北地区

赵芝荃《二里头文化与二里岗期文化》,《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版

豫北二里头文化

 

中原地区

高广仁、邵望平《中国史前时代的龟灵与犬牲》,《中国考古学研究》第一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版

河南龙山文化

 

豫东鲁西、豫北冀南

杨宝成《商文化渊源探索》,《华夏文明》第一辑,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

龙山文化王油坊类型和后冈二期

 

河南西北部和山西东南部

张光直《新石器时代中原文化的扩张》,《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 41本二分册,1970年版

偃师二里头文化

 

豫西地区与晋南地区

程德祺《夏为东夷说》及“补记”,《原始社会初探》,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

河南龙山文化与二里头文化

 

东方说

豫东鲁西南及皖北苏北地区

河南商丘、山东曹县

王国维《说商》、《说亳》,《观堂集林》卷十二,中华出局1991年版

 

 

豫东、鲁西南地区

郭沫若《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

 

 

豫东、鲁西南地区

吴秉楠、高平《对姚官庄与青堌堆两类遗存的分析》,《考古》19786

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豫东、鲁西南地区

许顺湛《夏代文化的再探索》,《河南文博通讯》19793

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豫东、鲁西南地区

李仰松《从河南龙山文化的几个类型谈夏文化若干问题》,《中国考古学会第一次年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79年版

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豫东、鲁西南地区

孙飞《论南亳与西亳》,《文物》19808

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豫东、鲁西南地区

安金槐《试论商代汤都亳与仲丁都阝敖》,《中原文物》(特刊),1981年版

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河南商丘地区

龚维英《商的由来浅说》,《中学历史教学》1985年第2

 

 

山东滕县一带

郑伯昂《先商文化及其渊源与发展新探》,《商丘师专学报》1985年第2

大汶口和山东龙山文化王油坊型

 

豫东鲁西苏北地区

张光直《早商、夏和商的起源问题》,《华夏文明》第一集,北大出版社1987年版

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

 

豫东鲁西、豫北冀南

杨宝成《商文化渊源探索》,《华夏文明》第一辑,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

龙山文化王油坊类型和后冈二期

 

豫东鲁西皖北地区

栾丰实《试论岳石文化与郑州地区早期商文化的关系──兼论商族起源问题》,《华夏考古》1994年第4

豫鲁皖一带的岳石文化

 

山东西南东夷族居住区

孙玮《商族起源新探》,《安徽史学》1999年第4

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豫东北地区

濮水流域

田昌五《先商文化探索》,《中国古代社会发展史论》齐鲁书社1992年版

龙山文化后冈二期类型

 

濮水流域

方辉《“南关外期”先商文化的来龙去脉及其对夏、商文化断限的启示》,《华夏文明》第三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豫东地区的岳石文化

 

山东半岛地区

山东半岛齐鲁一带

徐中舒《殷商史中的几个问题》,《四川大学学报》1979年第2

 

 

山东滨海地区

王玉哲《商族的来源地望试探》,《历史研究》1984年第1

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

 

东方夷人居住地区

佟柱臣《新的发现、新的材料测定对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提出的新问题》,《社会科学战线》1979年第1

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

 

少皞部族居住地区

孟世凯《商族源和相关的问题》,《徐中舒先生九十寿辰纪念文集》,巴蜀书社1990年版

山东大汶口文化

 

山东东部寿光境内

景以恩《商族源于齐东新探》,《学术月刊》1996年第10

 

 

北方说

环渤海湾一带

环渤海湾一带

徐中舒《从古书中推测之殷周民族》,《国学论丛》第1卷第1期;《再论小屯与仰韶》,《安阳发掘报告》第3

 

渤海湾一带

胡厚宣《甲骨文商族鸟图腾的遗迹》,《历史论丛》第一辑,1964

 

易水流域和渤海湾

李亚农《殷代社会生活》,上海人民出版社19556月版

 

渤海沿岸一带

翦伯赞《殷族与史前渤海湾诸氏族的关系》,《群众周刊》第七卷第5期;《商族的起源与古代国家的建立》,《先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渤海沿岸一带

王明阁《先秦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天津南渤海湾地区

杨锡璋《殷人尊东北方位》,《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1

 

河北省东北部一带

韩建业《先商文化探源》,《中原文物》1998年第2

河北省任邱哑巴庄龙山文化遗址

易水流域

永定河与寇河之间

又云易水

丁山《商周史料考证》,中华书局1988年;《由三代都邑论其民族文化》,《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季刊》第五本一分册

 

易水流域

翦伯赞《商族的起源与古代国家的建立》,《先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

商族似与周口店人有关系

北京燕山地区

北京地区

翦伯赞《商族的起源与古代国家的建立》,《先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

商族似与周口店人有关系

燕山南北北京地区

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三联书店1999年版

北京地区的燕文化

北京地区燕山一带

曹定云《北京乃商族发祥之地》,《北京社会科学》1998年第1期;《商族渊源考》,《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

东北地区的红山文化

河北省中南部、河南省北部

滹沱河流域与漳河流域之间

邹衡《试论夏文化》、《论汤都亳及其前后的迁徙》,《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河北龙山文化涧沟类型

豫北冀南地区

李伯谦《先商文化探索》,《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

下七垣文化(先商文化)

豫北冀南地区

严文明《龙山文化和龙山文化时代》,《文物》1981年第6

龙山文化后冈二期类型

河北省中南部及其临境地区

刘绪《从夏代各部族的分布和相互关系看商族的起源地》,《史学月刊》1989年第3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河北龙山文化涧沟类型

豫北冀南地区

宋豫秦、雷兴山《文化因素分析与先商文化探索》,《中国文物报》第51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辉卫类型

太行山东麓一线

沈勇《商源浅析》,《文物春秋》1990年第3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

漳河流域

马世之《商族图腾崇拜及其名称的由来》,《殷都学刊》1986年第1

 

冀中南部漳河流域

孙淼《商名称的由来及商族起源》,《殷墟博物苑苑刊》创刊号,中国科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

豫北冀南地区

李江浙《商族起源新考》,《北京社会科学》1989年第3期(商起于秦族大费路俗氏)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

豫北地区殷地

姜亮夫《夏商两民族若干问题汇述》及《殷商辩名》,《古史学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殷起于夷)

东北说

东北境域

傅斯年《东北史纲》中央研究院1932年版;《夷夏东西说》,《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庆祝论文集》,商务印书馆1932年版

 

 

东北方、河北省与辽宁之间

顾颉刚《古代地理研究讲义乙种·王亥王恒等语与有易之关系案语》;《古史中地域的扩张》,《禹贡半月刊》第一卷第2期等

 

 

古营州之域

王国维《商三句兵跋》,《观堂集林》卷十八,中华书局1959年第一版

 

 

东北地区

劳干《由九丘推论古代东西二民族》,《禹贡》第一卷第六期,1934年版

 

 

辽东地区

翦伯赞《殷族与史前渤海湾诸氏族的关系》,《群众周刊》第七卷第5

 

 

辽东地区或朝鲜一带

张荫麟《中国史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12

 

 

东北地区、辽西地区

金景芳《商文化起源于我国东北说》,《中华文史论丛》第七辑,1978年版

 

 

辽河以西、易水以北地区

张博泉《关于殷人的起源地问题》,《史学集刊》1981年复刊号

夏家店下层文化

 

东北地区西南部(辽西冀北)

蔺新建《先商文化探索》,《北方文物》1985年第2

红山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

 

长城两侧、燕山南北古幽燕之域

干志耿、李殿福、陈连开《商先起源于幽燕说》,《历史研究》1985年第5期;《商先起源于幽燕说的再考察》,《民族研究》1987年第1

红山文化、后红山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

 

东北地区

黄中业《从考古发现看商文化起源于我国北方》,《北方文物》1990年第4

红山文化的后继者小河沿文化

 

东北地区

郭大顺《北方古文化与商文化的形成》,《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

夏家店下层文化

 

东南说

江浙一带

卫聚贤《读殷商民族发源地质疑后》,《学术月刊》第123期;《殷人自江浙迁徙于河南》,《江苏研究》第356

 

 

中国东海岸地区、江苏北部、徐州、商丘等

张光直《商名试释》,《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中国青铜时代》三联书店1983

良渚文化、大汶口文化、青莲岗文化花厅遗址等

 

夏商周同源说

殷周源于帝喾,夏商同居东方

王国维《殷周制度论》,《观堂集林》卷十,中华书局1959年版

 

 

商周共祖于黄帝

张荫麟《中国史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版,第13

 

 

豫鲁冀华夏集团(颛顼族)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科学出版社1960年版,第86

 

 

夏商周皆源于黄帝部族

范文澜《范文澜历史论文选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235

 

 

夏商周三族皆以黄帝为初祖

金景芳《古史论集》齐鲁书社1981年;《中国奴隶社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

 

 

中原三代与黄帝有血缘关系

李学勤《炎黄文化与中华民族》,《炎黄春秋》总第8

 

 

夏世即商世(豫西与晋东南)

张光直《殷商文明起源研究上的一个关键问题》,《中国青铜时代》三联书店1983

二里头文化等

 

夏商周皆源于黄帝华夏氏族

林祥庚《黄帝与夏商周》,《学术月刊》1985年第1

仰韶文化、中原龙山文化

 

夏商周皆源于黄河中下游黄帝氏族

唐嘉弘《关于华夏族——汉族先民的形成问题》,《先秦史新探》,河南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二里头文化夏商同源

郑光《二里头遗址的性质与年代》,《考古与文物》1988年第1

龙山文化豫西类型、二里头文化

 

二里头文化夏商同源

赵芝荃《试论二里头文化的源流》,《考古学报》1986年第1

龙山文化豫西类型、二里头文化

 

晋陕豫汾渭河洛汇流地域

李民、张国硕《夏商周三族源流探索》,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庙底沟二期文化、龙山文化

 

夏商同为东夷部族黄帝后裔

孙玮《商族起源新探》,《安徽史学》1999年第4

大汶口文化、山东龙山文化造律台类型

 

表一  商族起源研究一览表

 

综上所述,尽管学术界对于商族起源地望及考古文化的指认千差万别,但大致可以归为以上诸几大类。在这些研究中,早期的研究有的是仅从历史文献的考证而得出的结论,也有的是仅从文字音韵训诂的角度推测,但新时期的研究大多都结合了考古学文化的分析与研究,使得这一研究有了更为科学和实证的性质。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这些研究中,学术界明确提出了先商文化这一概念。如著名的夏商周考古学大家邹衡先生认为,先商文化是指商汤灭夏以前主要属于商人的考古学文化,或者说是商族(或以商族为主体)灭夏以前的文化[1]。并在此基础上将先商文化分为三个主要了地区类型:漳河类型、辉卫类型、南关外类型等[2]。这为在已有考古学文化研究的基础之上探寻商族的文化源头搭建了一个牢固的平台,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C:\Users\DELL\Pictures\大城山遗址\邹衡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jpgC:\Users\DELL\Pictures\大城山遗址\t01cb9912cf768762e7.jpg

附图二  邹衡先生关于先商文化研究的开拓

 

二、商源文化的可能性推测

 

我们认为,研究商族的起源至少应该遵从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则:其一,必须对有关商族起源的各种故事传说资料作综合的分析,从相互联系上得到一个较为全面的理解,比如有关易水、有娀氏、河伯与有易氏等的地望的考证,《诗经·商颂·长发》中“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的含义解释等,公认是关键性的问题,即应作全面、综合的考虑;其二,与商源文化相符合的考古学文化只能是夏王朝时期的龙山文化,距今约4500年左右的商族始祖契所生活的时代的考古学文化遗存,早于此或晚于此的考古学文化都不应作为商源文化去探索;其三,目前学界公认的先商文化只是商族发展到一定的物质文化程度时所表现出来的文化形态,还不是最早的商族文化的源头,商源文化还应利用先商文化的发展线索继续向上追索;其四,文献记载和考古材料能够统一在一起的那一点,就有可能是商源文化,只符合两者的任何一方面都不足以构成商源文化。

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北方说和东北说都有一定的可取之处。北方说中的冀中南说有坚牢的考古学基础,东北说中的幽燕说又能很好地解释文献中关于商先人活动的记载。因此我们认为,把二者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找到商族的真正发源处。

按照邹衡先生关于先商文化分布的排列,先商文化的发展趋势是由北而南的。漳河型辉卫型郑州南关外型,虽然辉卫型与南关外型的关系不大密切,甚至不如与漳河型的关系,但先商文化发展地区情况是北早而南晚,是由北向南发展势头[3]。这与商民族南下入主中原灭夏建立商朝的发展进程是一致的。因此,探索先商文化的源头,应向北寻找。

附图三  先商文化遗址分布图

 

综合东北说、幽燕说立足之本的关于殷商先人活动于幽燕一带的文献记载,推测商族当起源于河北东北部的京津地区、燕山以南的渤海湾一带。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起源\渤海湾西岸海侵海退及成陆图.bmp

附图四  渤海西岸贝壳堤遗存与渤海湾海侵及京津地区成陆图

 

商族应起源于今燕山南侧、京津唐之地的渤海湾一带。这当是一个极其广阔的地域,因为商族祖先作为北方游牧民族,他们往来迁徙,荡析离居,不可能只起源于一个具体地点。而上古时代这一地域正是一个大文化共同区域,尤其对于商族起源来说,至少从文献上来讲,此一大区域具有一定程度的传统文化的统一性。况且,现在的渤海湾西岸较过去向东赶了许多。在上古时代,大约七八万年前,由于气候升温,冰川消融,海面上升,发生了大规模的海浸。今日的广袤的渤海湾平原被海水淹没,一片泽国。那时渤海湾与燕山紧紧相连。后来就发生了海退现象。到距今约四千年时,海岸线才退回到第三道贝壳堤一线(自天津东郊张贵庄经南郊巨葛庄到黄骅县苗庄)[4]。也就是说,在商族起源这段时间内(契与禹同时,距今约4000多年),尚未海退或海退尚未完成,渤海湾西岸尚在天津以西,北京燕山距渤海湾较今天为近。因此,将燕山地区和渤海湾作为一个区域来探索商族起源,似不为过。

 

三、龙山文化雪山类型考古遗存分析

 

1、河北境内先商文化北早南晚的分布趋势

考古学资料表明,最早发现的先商文化主要集中地分布于河南北部、河北南部太行山东麓一线。遗址自北而南有:涞水富位,易水下岳各庄,徐水文村、大赤鲁、韩家营、巩固庄,容城午方、上坡、白龙,内邱南三坡,石家庄市庄,邢台葛家庄,永年何庄,邯郸涧沟、龟台寺、峰峰矿区北羊台,磁县界段营、下潘汪、下七垣,安阳梅园庄、孝民屯、寨子、大定龙、袁小屯和大寒南冈,鹤壁刘庄,淇县宋窑,辉县琉璃阁,新乡潞王坟,修武李固,杞县鹿台岗,郑州南关外等[5]

考古学家对先商文化进行了分区分类,把这些先商文化大致分为保北类型、漳河类型、辉卫类型、鹿台岗类型、南关外类型。也有学者在此基础之上对先商文化的诸类型进行了编年研究,对先商文化作了更细致的年代分期。

如沈勇分析了一些典型的先商文化遗址,把先商文化分成了六个阶段[6],从早到晚依次排列为:

表二  先商文化遗址的六个阶段排列表

                  ┌辉县琉璃阁H1       ┌修武李固

磁县下七垣1      ├磁县界段营H8       ├新乡潞王坟下层

                ──├石家庄市庄H1  ── ├邯郸涧沟H4─────────┐

徐水巩固庄          └易县下岳各庄H23    ├容城午方J1,白龙H2H4      

                                          └易县下岳各庄H4              

┌───────────────────────────────────┘

│┌郑州南关外下层

│├磁县下七垣3  ┌邯郸龟台寺H63H67H68     ┌郑州二里冈C1H9H10C9H118

└│邯郸涧沟H8 ──│                         ──│

  ├容城白龙H1     └易县下岳各庄H7H8           └郑州南关外中层

  └易县下岳各庄H5

从这一表中我们自然可以看出保北型、漳河型、辉卫型、南关外型四个类型的先商文化有同时共存的现象,这些同时共存现象说明商族向新的地域迁徙之时并未马上丢弃原来的居住地,新拓殖地与原根据地文化共生发展。但从每一类型文化遗址的最早出现的排列情况看,仍可以看出保北类型和漳河类型最早,辉卫类型居次,南关外类型最晚。可见,商族正是沿着这条路线向南发展的。

李维明先生也曾对先商文化诸类型进行了编年,把二里冈下层也当作先商文化的一个阶段,大致排定了先商文化诸类型的相对年代关系。如下表:

表三 先商文化诸类型编年及其相应关系表[7]

分布

标尺

以郑州

为中心

 

郑州

太行山南段卫、沁河上游

太行山中部漳河流域

太行山北端涞水流域

 

III

 

 

 

 

 

IV

II

II

IV

 

I

IV

III

 

II

III

II

III

 

I

I

 

 

 

II

I

 

II

 

I

 

I

 

 

二里头文化

二里冈下层

南关外类型

辉卫类型

漳河类型

保北类型

 

李维明先生得出的结论也是漳河类型和保北类型最早,辉卫类型和南关外类型较晚,其中漳河型先商文化是其他诸类型发展的源头。在比较最北部两个类型的相对早晚时,他认为保北类型晚于漳河类型文化,前者是后者向北部的发展形态。但是从沈勇先生所排的谱表中,先商文化第一阶段中有两个地层单位,一个是下七垣遗址一层(漳河型),另一个是徐水巩固庄(保北型)。这说明两者都比较早,没有先后之别;保北先商文化第一段的年代可以断到二里头文化第二期的较早阶段[8]。同样,张翠莲女士的研究表明,保北类型即她所谓的下岳各庄类型的第一期遗存,时代也可达到二里头文化第二期[9],与李维明氏所定的先商文化漳河型最早期遗存年代不相上下。这就表明,漳河类型遗存未必一定早于保北类型。鉴于沈、张两人都曾在河北境内做过大量的田野考古工作,他们对保北类型的年代推断应当是更有实据的、更可信的。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迁徙\保北类型\先商文化保北类型与漳河类型陶鬲分组比较图.bmp

附图五  先商文化保北类型与漳河类型陶器比较图

我们分析保北类型中某些典型陶器器型,大多介于北部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和南部先商文化漳河类型之间的因素,如保北类型中夹砂中口罐与甗以及碗、盂等的口沿特征,侈口微折并有一种近于卷沿的趋向。相比而言,这些陶器的口沿形制特征,较为接近雪山类型而疏远于漳河类型,如属于雪山型的大城山折腹陶碗(82:250)、哑叭庄折腹陶碗(H50:26)与属于保北型的下岳各庄的折腹碗(H59:9)(也有学者称之为“尊”的),形制非常接近,口沿逐渐由侈口折沿而变为卷沿,而最终趋近于漳河型同类器物的卷沿特征。再如下岳各庄的大口鼓腹罐(H2:9J1:247)与大城山的侈唇鼓腹罐(42:15182:256)等,非常接近,应是发展成为漳河类型橄榄形罐的前身。再如先商文化中最具典型器物特征的陶鬲,下岳各庄早期遗存中有一种高直领低足瘦长方形陶鬲非常典型,如H4:11 H7:7H20:2H23:16H23:33H4:1H19:1等,与漳河型中各式陶鬲大多呈低领束颈高分档略正方形形制明显有别,而与哑叭庄同类器型如A形鬲H115:10B形鬲H50:1等作高领瘦长方形,似有一定的渊源;而下岳各庄晚期遗存中的陶鬲已经接近漳河类型的矮领方形鬲。这样正可证明先商文化保北类型早于漳河类型而晚于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其发展方向是北早南晚、由北向南的这一序列顺序。因此我们认为保北类型可能早于漳河类型。

综合考古学家研究的成果和器物特征等文化因素的分析情况来看,河北境内先商文化分布在古黄河以西太行山以东的广大地区,北部比较微弱而越往南越强大,且北早而南晚,这就表明殷人南下入主中原是自燕山以南地区的北京平原出发,沿太行山东麓迤逦而行的。

2. 考古与地理研究的两相契合

古代地理的研究结果也表明,北方民族由东北、由燕山南下,也只有这一条太行山东路通道。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院士认为,因为在上古之时,北京小平原“三面有丛山环绕,只有正南一面,开向平坦辽阔的华北大平原。不过,古代有一带湖泊沼泽,分布在北京小平原的东南一带,因而成为小平原通向大平原的极大障碍。幸而西南一角,因为接太行山东麓,地势比较高,通行也比较方便,因此也就成为当时从小平原南通大平原的唯一门户。”[10]不唯如此,后来商族建立了商王朝,其强大的势力影响向四处扩散,其中向北方的扩散也正是沿着这条当年他们南下的通道行进的[11]

这条地理学上的南北大道,不仅对考古学来说很有意义,它可以帮助我们分析和印证这一地区考古学文化之间的相互交流和相互影响,而且这在地质勘探和卫星遥感方面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证明,如在国家遥感中心研究发展部所做的陆地卫星影像图片中,也清晰地显示了古代沿着太行山东麓的这条南北大道[12]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起源\北京地区古代地质地貌图.jpg

附图六  太行山东麓古代南北通道地形图

综合考古学、地理学和现代航拍科技这三个不同学科的研究情况,我们认为足能证明商族是从北方流徙而来,商族是起源于河北北部的燕山一带的。

3、漳河类型先商文化并非土著

那么,何种考古学文化是早于先商文化的商先文化或商源文化呢?

邹衡先生认为河北境内的先商文化,包括漳河类型文化,主要来源于河北龙山文化。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但邹先生具体指为主要来源于河北龙山文化涧沟类型(亦即所谓龙山文化的后冈类型),本人则不敢苟同。

从地层上说,在漳河流域一带,某些遗址中先商文化层之下是河北龙山文化涧沟型,两者在文化因素上也确实有某些相承之处,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根据邯郸涧沟等遗址的地层关系,先商文化的堆积叠压在龙山文化层之上,年代明显晚于龙山文化。我们认为,考古地层学中的叠压与打破关系,只能说明两种遗存的时间先后关系,并不能说明两者文化性质的同异关系。正如著名夏商周考古学家李伯谦先生所云:“一个考古学文化并不一定是由当地早于它的考古学文化直接衍变而来。在它的形成过程中,可能主要继承当地早于它的考古学文化因素,也可能接受当地和临近地区早于它的多种考古学文化因素,甚至不排除由其他地区迁移而来。”[13]对于先商文化来说,也应该作如此分析。先商文化发展到河北南部的漳河流域,接受当地的龙山文化涧沟型的文化影响,吸收其文化因素,是极自然之事,这是两种文化接触与交流的结果。但不能视涧沟文化为其主要来源或其文化前身。因为这不仅与商族起源地、迁徙路线有违,而且从文化因素分析角度而言,也并非完全妥帖。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迁徙\先商文化漳河类型与河北龙山文化建构类型的器物比较图.bmp

附图七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与河南龙山文化涧沟类型陶器比较图

譬如说,从文化内涵分析来看,先商文化早期遗存的一些文化因素,如以鬲、甗、斝、罐、豆、瓮、平底盘等为主的器物组合,以绳纹为主的器表装饰,橄榄形罐、绳纹平地盆、甗、斝、平底盘、鼎、小口瓮等器物的造型等,都可以在豫北龙山前期文化同类器特点中找到极其相似的前身形态,显然豫北龙山文化是先商文化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化来源之一。但是若把两者的全部文化因素进行一番认真的比较的话,仍然可以看出二者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两者陶器就有较大的差别之处。涧沟类型层中有较多的黑陶(20%),先商文化层中则比较少见(1.46%);涧沟类型层中有大量的篮纹(28%),先商文化层中却几乎不见。涧沟类型文化中常见的浅腹平底盆、双腹盆、折腹盆、小平底碗、直壁杯、盘、双耳瓮、细颈瓶等均不见于先商文化;而先商文化中常见的细泥素面或旋纹平底盆、平口瓮、卵形瓮、三足卵形瓮、大型器盖、细泥鼓腹盆、口沿花边装饰、楔形点纹等也不见于涧沟类型龙山文化。就是两者共见的器类如鬲、鼎、豆等,形制也有较大的区别。两者的陶窑完全不同,涧沟型层者作长圆形,先商层者作圆形。

这些不同的文化因素,说明两者是不同性质的文化;两层文化的叠压,也说明两者年代不一,虽然后来发现的属于龙山文化涧沟类型晚期的白营遗址缩短了两种文化之间的年代距离,但二者文化全貌仍然不同。年代不同,性质相异,虽有文化因素的影响与继承,但决不能视涧沟类型是先商文化的主要来源或前身。

据邹衡先生自己的考证,豫北龙山文化的涧沟类型应为共工氏之一支伯益族所创造的文化遗存,与商族无关[14]。因此,豫北先商文化显系外来的文化而非土著。

3、先商文化的源头可能在冀北

同时邹先生认为先商文化漳河型的来源并不是单一的,除河北龙山文化的涧沟型之外,又有山西省境内的河北龙山文化许坦型,山西省的夏文化东下冯类型,还有两个次要来源,一为夏文化的二里头型,二是山东龙山文化,认为就地区而言,先商文化漳河型中不少因素是从山西省来的[15]。可见邹氏对真正的商源文化何在并不肯定。

有些学者研究商族起源时,认真分析先商文化与周围文化的关系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先商文化北部受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影响较大,南部则较多地与二里头文化交流。而来自东部的岳石文化和西部的光社文化影响力就略逊一筹。”“商在太行山西麓的影响是有限的。”包括太行山西麓在内的“邻近地域分布着的诸族属与商族虽或多或少地有过交往,但终无演变承继的迹象。”[16]这与邹衡先生的观点大相径庭。

因此,我们相信,先商文化是一个独立的文化体,在南下过程中与周围诸文化类型相互影响与渗透,但只是文化因素的变异,并非实体的更改,彼此并无相承关系。先商文化本身自有其前身和来源,应在河北龙山文化的北端寻其源头。正如韩建业先生所云:“探讨先商文化漳河型的来源,还必须注意冀北,尤其是冀东北地区。”[17]

近年发现的河南鹤壁刘庄遗址,属于先商文化漳河类型。其中发现了20多座简易的石棺墓葬[18]。而这一时期的石棺墓主要发现于我国北方长城内外及东北地区,中原地区前所未见。刘庄石棺墓的发现为商族北来说提供了新的线索。

准此,我们应该在先商文化最北部的类型分析的基础之上,对先商文化的源头进行探索。

4.先商文化保北类型文化特点

先商文化的保北类型主要分布于河北省中北部涞水流域,在南起滹沱河、北至距马河一带的太行山东麓地区多有发现,其中以河北容城午方J1[19]和易县下岳各庄一期遗存为代表[20]。所以也有学者称之为“下岳各庄文化”,甚至认为这不是商族文化,而是与商族有过密切关系的有易部族的文化遗留[21]。过去也有学者把这一地区的先商文化放在漳河类型里面看待[22]。不过从该地区类型文化的与先商文化漳河类型既有密切联系,有很大的相似性,又有不容忽视的地域色彩,所以我们同意沈勇先生最早将此地区类型视为一种较早的先商文化类型——保北类型[23]

该文化的主要特征是:常见遗迹为灰坑,其形状以圆形和椭圆形为主,长方形和不规则形亦有少量发现;遗物有陶器、石器、骨器、青铜器等,陶器以夹砂和泥质灰、褐陶为多,器物外表多见绳纹,常见器类有鼓腹鬲、侈口鼓腹甗、绳纹盆、中口绳纹罐、小口鼓腹瓮、敞口折腹尊等。此外还发现有椭圆形石斧、有肩石铲、长方形扁平石铲、弧背弧刃石镰、弧背直刃石刀、长方或梯形有空石钺、饼形器等石器,以及镞、笄、耳环、铜泡等小件青铜器。

根据其主要陶器鬲和盆的型式变化,有学者将保北类型的典型遗址下岳各庄一期遗存分成有相对年代早晚意义的四个组,代表该遗存所经历的各个不同历史阶段。第一组,以下岳各庄一期遗存H23为代表。这个时期的陶鬲多为深灰色砂陶亦有黄褐陶,侈沿圆唇,垂腹,肥袋足,薄胎,饰规整细绳纹。盆为侈沿,沿下较大。器盖壁起折棱。从器盖和盆口沿特征看约与二里头文化三期偏早阶段时代相当。第二组,以下岳各庄一期遗存H4为代表。这个时期,鬲为夹砂灰陶,卷沿圆唇,腹饰粗绳纹。盆为褐色或黑褐色,侈沿圆唇,斜腹上饰规整绳纹,平底。因本组的鬲H4:11与郑州南关外H62:18形制相近,故推测两者时代大致相当。第三组,以下岳各庄一期遗存H5为代表,因H5打破H4的地层关系证明第三组晚于第二组。这个时期,鬲为灰褐或红褐色夹砂陶。侈沿较窄,束颈,鼓腹,盆为深灰色,卷沿圆唇,腹饰绳纹。第四组,以下岳各庄一期遗存H7为代表。这个时期,鬲为褐色夹砂陶。口沿很窄,稍外卷,束颈,垂腹,肥袋足,盆为浅灰色,平卷沿,浅腹上饰细绳纹,平底。在上述四个组中以第一组时代最早,其绝对年代约相当于夏王朝中期[24]。也有学者综合该类型文化的下岳各庄、尧方头、辛庄克、哑叭庄等遗址遗存,将保北类型文化(即论者所称之“下岳各庄文化”)分为三期,并推测该三期文化分别与二里头文化二至四期大致相当[25]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迁徙\保北类型\先商文化保北类型陶器图.bmp

附图八  先商文化保北类型陶器图

这是否就是商族的商源文化呢?我们从诸家对先商文化保北类型的考古学分析和年代推测来看,其时代最早也只达到二里头文化的二期或三期,即现有的保北类型的资料年代约相当于夏王朝的中期阶段。而我们从文献记载上知道,商族的始祖契是与夏王朝的开国者大禹为同时人物。由此我们认为,保北类型先商文化至少还不是商族始祖契时的文化遗存,更不可能是其商源文化。商族的源头文化应更在冀北另求之。

5.河北龙山文化北部类型的族属纠葛

按照郑绍宗先生的介绍,河北境内的夏商时期古代文化分布,分为冀中南地区和冀北的燕山南北一带两大块,而冀北又分为燕山南、燕山北和军都山以西三小块。其中“燕山以南是河北北部三小部分之一(即京、津、唐地区),和商文化关系密切,内涵复杂。过去有关简报和报告把这一地区发现的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相当于中原商时期并含有商文化因素的遗址统称之为夏家店下层文化,或者笼儿统之地称为商文化,实际都不全面。至少它和中原的商文化以及长城以北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有很多不同之处,有些遗址可以上溯到龙山时期。”已发表的有唐山大城山、卢龙双望、蓟县张家园、围坊大厂大坨头、北京昌平雪山、唐山小官庄、易县下岳各庄、孝村、涞水庞家河、平谷刘家河、唐山古冶等地。据调查这种遗址南面已到拒马河、瀑河的易县、徐水安新一线。过去一些报告称其为“燕山南型”。最初由于一部分遗址含有燕山以北夏家店下层文化因素,仍以夏家店下层文化命名。后来发现逐渐增多,特别是内涵龙山、商文化因素的加大,也有直称其“夏文化”的。它和太行山西麓蔚县盆地“夏文化”又不相同。在推测这种古代文化遗址的族属性质时,郑先生认为这些遗址“虽都处于夏商时期,但包括了不同的文化因素,分析这一区域可能是当地的土著文化。”[26]

李维明先生根据燕山以南地区的夏、商、西周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分析,排列出了该地区考古学文化的发展序列,从早到晚依次是:雪山二期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大陀头类型、张家园上层类型文化、周燕文化。而且,北京地区夏、商、西周时期诸考古学文化,虽然出现年代相继、分布地域部分重合且有一部分文化因素作为传统而承继下来,但却没有任何两支考古学文化具有直接的渊源关系[27]。其中雪山二期文化属于河北龙山文化的一个晚期类型,又称雪山型龙山文化,是这一地区这一时期占绝对主导地位的考古学文化。

我们认为,这一地区固然有很多当地的土著民族,但从这里的龙山文化类型与先商文化密切的关系来看,先商文化的源头或许就应该在这里。

6.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可能是商源文化

根据先商文化在河北境内的分布趋势,我们认为,河北北部的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应当是先商文化主要来源和前身。

雪山类型[28]是河北龙山文化最北的一个类型。以北京昌平雪山村遗址二期文化、唐山大城山遗址下层文化为代表,近年来发现的任邱哑叭庄遗址下层文化亦属此类型,所以近来有人又称这种文化为龙山文化哑叭庄类型。

有人以雪山型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前身。这是不对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属于红山文化系统,在那个系统中,新乐文化──红山文化──后红山文化(东山嘴类型、牛河梁类型)──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一脉相承。从夏家店下层文化南部的燕山南类型晚于北部的药王庙型来看,夏家店下层文化在燕山以南的分布是夏家店下层文化南渐的结果,虽与雪山型接壤,甚至地域重叠,但与属于龙山文化的雪山型明显属两个系统不同的文化。雪山型不可能发展为夏家店下层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在雪山型之后占领一部分雪山型地域,当是雪山型的后继者迁徙走后(即商先文化南下)的乘虚而入。

从地域分布来看,雪山型河北龙山文化主要分布在河北省北部的长城内外一带。大体与夏家店下层文化分布区的南半部相当[29]。也就是说,分布地域在京津地区的燕山南部一带。而这正与从文献记载所考证的商族起源地望一致。

从年代上说,邹衡先生认为“根据昌平雪山村和唐山大城山的层位关系,可以确证河北龙山文化雪山型早于夏家店下层文化。”“而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年代上限又不会超过先商文化漳河型,所以河北龙山文化雪山型晚期的年代与夏文化的早期应该是大体相当的。”[30]李维明先生则进一步认为,“雪山二期文化的年代,其上限已超出夏代纪年进入原始社会时期;据出土三足盘造型与二里头文化二期同类器相近判断,二者年代亦应相当。”[31]也就是说,夏家店下层文化做为商族起源时代偏晚,而雪山型早于夏家店下层,与夏文化早期相当。考虑到禹、契曾处于同一时代的历史事实,雪山型的年代也与商族起源时代大致一致。

7.商源文化的具体分析

任邱哑叭庄遗址[32]、昌平雪山村遗址[33]和唐山大城山遗址[34]的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遗存的考古学材料分别揭示了先商文化源头形态的某些方面。

为了较为清楚地比较商源文化中所具备的商文化早期形态,我们先将先商文化的典型文化特征也就是商文化发展的DNA基因因子表述如下。综合分析先商文化几个地方类型尤其是漳河类型的遗迹遗物,可以得知先商文化特质性因素是:陶器以灰陶为主,流行规整细绳纹、楔点纹和锁链状附加堆纹;典型器类有卷沿、鼓腹、分档、锥足绳纹鬲,卷沿、有腰隔、绳纹甗,橄榄状深腹平底罐,凸肩或鼓腹平底盆,碗形豆;卜骨选用牛肩胛骨,兼用猪、羊、鹿、龟等骨料,施灼而成;遗迹多见规整深穴平底灰坑、圆形陶窑和半地穴式住址。

应该说,哑叭庄遗址是探索先商文化源头的最有利的一个考古学单位。因为按照有些考古工作者的分析,该遗址下层是河北龙山文化的遗存,其上叠压着漳河类型一类先商文化遗存。龙山文化遗存基本属于龙山文化后期,可大致分为以H34H35H115为代表的三段。第一、二两段与龙山文化后期时代相当,第三段晚于龙山文化文化遗存。龙山文化遗存中的典型器物除甗中无腰隔而区别于漳河类型的甗之外,夹砂中口罐与甗由口沿微折逐渐趋向于卷沿,正可与漳河类型早期同类器物相衔接。所以,“该类型正是漳河类型橄榄形罐的直接来源和有腰隔卷沿甗的主要来源之一。”[35]

如果说,由于雪山村遗址二期文化受到一期文化的强烈影响而反映出来的先商文化原始形态尚不够明显,而且由于该遗址的材料缺乏尚不能完全说明问题的话,那么我们认为唐山大城山遗址是发现先商文化最早形态的最好的一个可以利用的例子。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起源\大城山遗址全景.bmp

附图九  大城山遗址远眺图

大城山原名唐山,为了区别地名唐山和山名唐山,1930年代唐山改为大城山。大城山遗址位于唐山市路北区陡河西岸大城山东峰的山坡上,遗址总面积约9000平方米。1955年春发现该遗址,河北省文化局做过调查后,于当年秋进行了发掘,大城山遗址第一层为汉代层,主要的第二层是新石器时代文化层,为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在该遗址墓葬中,于人骨架旁边发现两件带孔铜牌,经鉴定含铜量极高,达99.8%以上,似为天然铜打造。两块铜牌的发现标志着人类社会进入了铜石并用阶段,历史从此开始进入了有铜时代,可见大城山遗址在考古上的重大意义。该层文化遗存,与山东、河南两地的龙山文化有很多共同之处,与内蒙古一带旧石器文化遗存类似,为研究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原与北方文化交融情况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19827月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现辟为遗址公园。

大城山遗址雪山文化类型中有不少石器,如柱状石斧、穿孔扁平石斧、双孔石刀、石锛、双孔石铲、石簇、三棱石矛、石核、石片等。而典型的先商文化漳河型遗物中,也有石器,器类也是斧、铲、刀、凿、矛、簇、弹丸(石核)等,二者在石器的器形、器类方面大体一致。大城山遗址雪山期层中有骨器,器类笄、针等,无独有偶,先商文化的漳河型遗物中,也有骨器,器类也是这些铲、矛、簇、锥、针、笄、匕等。尤其是二者都有卜骨。卜骨是殷商民族遗物中最能代表其民族习惯与传统的遗物,它们是商人建国后占卜迷信之风大盛的先导。卜骨是殷商先民遗物中必有之物。再说陶器,大城山遗址二层中所出陶器,分夹砂灰陶、夹砂黑陶、泥质灰陶等类,也是先商文化漳河型中常见的陶类。其纹饰以磨光、素面、绳纹、划纹、凸弦纹、方格纹、篮纹、附加堆纹为常见,尤以绳纹、篮纹、附加堆纹较多。而先商漳河型陶器中也是以绳纹等为主,二者不能说若合一契也可知是文化相承发展的结果。以陶器器类而言,虽未见完整的陶鬲,但从出土大量的三足器和器足来看,尤其众多的鼓腹、分档、锥足的带绳纹实心鬲足,正是先商文化的典型陶鬲本色;陶甗形制虽在弧度上相差较大,但也是鼓腹、分隔、分档、锥足,与先商文化质素基本契合;陶罐的形制较多,除了一些受山东龙山文化影响的灰陶罐等之外,数量较多的夹砂灰陶质侈口罐,做椭圆形的深鼓腹、平底之形,并饰绳纹,非常接近先商文化中的橄榄型罐;至于其中的鼓腹平底盆、碗形豆等器类,也都呈现先商文化典型的器类特征。尤其是夹砂中口罐与甗以及碗、盂等的口沿特征,由侈口微折而渐有一种卷沿的趋向,正可与保北类型以及漳河类型早期同类器物口沿形制相接应。而且相比而言,这些陶器的口沿形制特征较为接近保北类型而疏远于漳河类型,如大城山折腹陶碗(82:250)、哑叭庄折腹陶碗(H50:26)与下岳各庄的折腹碗(H59:9)形制非常接近,口沿逐渐由侈口折沿而变为卷沿。再如大城山的侈唇鼓腹罐(42:15182:256)与下岳各庄的大口鼓腹罐(H2:9J1:247)等,非常接近,应是发展成为漳河类型橄榄形罐的前身。这样正可辅证先商文化保北类型早于漳河类型,其发展方向是由北向南的这一序列顺序。

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起源\大城山遗址所出陶器1.bmpE:\我的图片\论先商时代图片\商族的起源\大城山遗址所出陶器2.bmp

附图十  大城山遗址陶器图

 

所以正象发掘者所云:“从出土遗物来看,它们与北至辽东半岛、南至华东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都有相似之处,尤其与山东、河南两地的龙山文化(包括本文中前提的河北龙山文化,“河北龙山文化”一词的出现是后来细分的结果──朱按)更有很多共同的地方。”“遗物中所出现的敛口唇罐,深腹绳纹盆以及鬲形器,都与河北商代遗址中所出土的无显著区别。”[36]

附图十一  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与先商文化漳河类型器物比较图

(一、以平底器:罐、盆、豆、蛋形瓮为代表)

龙山文化雪山类型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

橄榄型罐

大城山42:151

哑叭庄H2:9

下七垣T73:954

小屯西地H49:8

蛋形瓮

哑叭庄H88:23

何庄T122:1

大城山101:340

哑叭庄H9:11

邯郸涧沟

 

何庄H1:7

 

小屯西地H50:1

大城山92:321

大城山42:125

何庄T132:2

界段营H8:33

大城山83:261

大城山92:319

哑叭庄T742B:2

哑叭庄T632A1

涧沟T183b:1

小屯西地H49:31

何庄T922:2

下七垣T73:13851

在大城山遗址发掘报告中,发掘者云:“就其中的细石器来看,它与内蒙古自治区一带的细石器文化遗址所出土的类似。这是因为唐山接近内蒙草原,可能受到了细石器文化影响,故打制石器较多。”要说它所受的文化影响,其实不仅细石器文化,恐怕它还受到了山东龙山文化(如有蛋壳陶)和红山文化的影响。但大城山遗址所代表的文化与其它文化均不相同。所以作为一个文化的主体,其遗物中有细石器遗存,与其说是受到内蒙古草原游牧民族细石器文化的影响,勿宁说它本身即是一个细石器文化主体,也就是说,商先民族是一个游牧民族。关于这一点,从其石器多为渔猎工具和武器来看也可证明。另外,大城山遗址中发现大量的动物遗骨,如牛、羊、猪、狗、鹿、鱼、田鼠、野狸、水鸟等动物骨骼,可见此遗址先民以动物肉为食,以渔猎为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游牧民族。这也与商族早期为游牧民族的历史相符。因为直至先商文化的漳河类型时期,虽已出现一些青铜器(只是小型武器),但仍发现大量打制和磨制石器,器类以渔猎工具、武器为多,而且未见礼器出现,未有版筑房基和墓葬[37],没有明显的长久居住聚落遗存,可见此时的殷商民族仍未脱离其原始的游牧生活,其经济结构仍主要以狩猎和采集两方面组成。

附图十二  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与先商文化漳河类型器物比较图

(二、以三足器:甗、鼎、鬲、甑为代表)

 

龙山文化雪山类型

先商文化漳河类型

大城山101:343

哑叭庄H7:9

涧沟T102:14

下潘汪T413:47

葛家庄一期

界段营H8:31

雪山村H664:94

哑叭庄H50:1

何庄H1:1

何庄H6:1

界段营H8:35

小屯西地H49:2

 

哑叭庄T632A:4鼎足

下七垣H61:782

下七垣T74:1334

大城山92:318

哑叭庄H93:1

小屯西地H49:5

孝民屯AHT3024:25

 

    因此我们认为,大城山、哑叭庄和雪山村遗址所代表的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作为河北先商文化的祖型、前身,在考古文化因素分析上是站得住脚的。

 

四、余论

 

    商族起源于燕山南部的京津唐地区和渤海湾一带,这里是商族初民最早的生活聚集地区。这个地区存在的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应当就是先商文化的前身,也即是由商族初民创造的物质文化遗存。这个文化的考古资料表明,商族最初是一个游牧民族,因此逐水草而居,游移不定。正因为如此,商族才在后来的日子里不断迁徙,逐渐南下,在迁徙进程中发展,在南下路途中壮大,最后成为足以与夏王朝抗衡的强大部族,终于灭掉了夏王朝,建立了自己的统治政权。

   

附图十二  商族迁徙路线示意图

 

作者简介:朱彦民(1964-),男,河南浚县人,历史学博士,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先秦史、甲骨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通讯地址:天津市海河教育园区同砚路38号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邮政编码:300350。电子邮件:zhuyanmin2009@yeah.net

 

 

 



[1] 邹衡《郑州商城即汤都亳说》,《文物》1978年第2期;《关于探讨夏文化的几个问题》,《文物》1979年第3期。

[2] 邹衡《试论夏文化》,《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3] 邹衡《试论夏文化》,《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4] 《天津市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文物出版社1979年版。

[5] 这些遗址的发掘报告见如下:(依次而列)拒马河考古队《河北易县涞水古遗址试掘报告》,《考古学报》 1988年第4期;商志刚主编《徐水文物志》1989年编印;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容城县午方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考古集刊》,第5辑;保定地区文管所《保定地区文物资料汇编》,1988年编印;保北考古队《河北容城白龙遗址试掘发掘简报》,《文物春秋》1989年第3期;唐云明《河北境内几处商代文化记略》,《考古学集刊》,第二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河北省文物局邯郸考古发掘队《1957年邯郸发掘发掘简报》,《考古》1959年第10期;河北省文管处《磁县界段营发掘发掘简报》,《考古》1974年第6期;河北省文管处《磁县下潘汪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75年第1期;河北省文管处《磁县下七垣遗址发掘简报》《考古学报》1979年第2期;邯郸地区文物保管所、永年县文物保管所《河北省永年县何庄遗址发掘报告》,《华夏考古》1992年第4期;河北省文物研究所、邯郸市文物管理处、峰峰矿区文物管理所《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北羊台遗址发掘简报》,《考古》2001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殷墟发掘报告》(19581961),文物出版社1987年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安阳洹河流域的考古调查》,《考古学集刊》,第3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版;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杞县宋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集刊》,第10辑,地质出版社1996年版;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辉县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56年版;河南省文物局文物工作队《河南新乡潞王坟商代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60年第1期;邹衡《晋豫鄂三省考古调查发掘简报》,《文物》1982年第7期;郑州大学文博学、开封市文物工作队《豫东杞县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河南省博物馆《郑州南关外商代遗址的发掘》,《考古学报》1973年第1期。按杞县鹿台岗先商文化,有学者成为先商文化的鹿台岗类型,是晚于漳河类型的,当是商族从豫北冀南迁徙到豫东鲁西南留下的先商文化遗存。而鹤壁刘庄是2005年新发现的先商文化遗址,依照地理位置和陶器类型,应该属于先商文化的漳河类型。

[6] 沈勇《商源浅析》,《文物春秋》1990年第3期。

[7] 李维明《关于先商文化诸类型的相应年代》,《中州学刊》1990年第6期。

[8] 沈勇《保北地区夏时代两种青铜文化之探讨》,《华夏考古》1991年第3期。

[9] 张翠莲《论冀中北部地区的下岳各庄文化》,《考古与文物》2002年第3期。

[10] 侯仁之《历史上的北京城》,中国青年出版社1962年版。

[11] 侯仁之《论北京建城之始》,《北京社会科学》1990年第3期。关于这条通道,侯氏如是说:“殷商时代,其政治文化势力,沿着今太行山东麓一带——也就是华北大平原西部的边远地区,向北逐步扩展,就已经到达现在的北京小平原。这小平原北部三面有群山环绕,形状有如海湾,所以又被称做‘北京湾’。那时从今安阳附近的殷都(即殷墟)北上,直到北京的原始部落之间,已经逐渐形成了一条南北大道,而且在那时候这也是华北大平原上南北之间唯一可以通行无阻的大道。”

[12] 陈述彭《陆地卫星影像中国地学分析图集》,第3页,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

[13] 李伯谦《论文化因素分析方法》,《中国文物报》1988114日第三版。

[14] 邹衡《关于夏商时期北方地区诸邻境文化的初步探讨》,《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15] 邹衡《试论夏文化》,《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16] 沈勇《商源浅析》,《文物春秋》1990年第3期。

[17] 韩建业《先商文化探源》,《中原文物》1998年第2期。

[18] 赵新平、韩朝会、靳松安、王青《河南鹤壁刘庄遗址》,《中国文物报》2006127日。

[19]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容城午方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考古学集刊》,第五辑,文物出版社1985年版。

[20] 拒马河考古队《河北易县涞水古遗址试掘报告》,《考古学报》1988年第2期。

[21] 张翠莲《论冀中北部地区的下岳各庄文化》,《考古与文物》2002年第3期。

[22] 李伯谦《先商文化探索》,《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版。

[23] 沈勇《保北地区夏时代两种青铜文化之探讨》,《华夏考古》1991年第3期。

[24] 李维明《关于先商文化诸类型的相应年代》,《中州学刊》1990年第6期。

[25] 张翠莲《论冀中北部地区的下岳各庄文化》,《考古与文物》2002年第3期。

203 郑绍宗《夏商时期河北古代文化的初步分析》,苏秉琦主编《考古学文化论集》(4),文物出版社1996年版。

[27] 李维明《北京地区夏、商、西周时期考古学文化浅议》,《首都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1期。但李维明先生认为,雪山二期文化可能是被尧、舜流放于幽州的共工氏部族的遗存。

[28] 河北龙山文化雪山类型是考古学家邹衡先生对该类考古文化遗存的称呼。

[29] 邹衡《关于夏商时期北方地区诸邻境文化的初步探讨》,《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30] 邹衡《关于夏商时期北方地区诸邻境文化的初步探讨》,《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版。

[31] 李维明《北京地区夏、商、西周时期考古学文化浅议》,《首都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1期。

[32]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沧州地区文物管理所《河北省任邱市哑叭庄遗址发掘报告》,《文物春秋》1992年增刊。

[33] 《建国以来北京市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文物出版社1979年版;《北京考古四十年》,《文物》1989年第8期;齐心《北京地区古代文明起源的思考》,《北京文博》创刊号1995年第1期,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年版。

[34] 河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河北唐山市大城山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59年第3期。

[35] 韩建业《先商文化探源》,《中原文物》1998年第2期。

[36] 河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河北唐山市大城山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59年第3期。

[37] 新近发现的河南鹤壁刘庄先商文化遗址,有大型公共墓地,填补了先商文化研究的空白。但这些墓葬大都是简易的中下层氏族墓,随葬物较少。其中一个规模较高的石棺墓,形制类于中国北方长城内外及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的石棺葬,这为商族初为游牧民族提供了佐证。(详见《河南鹤壁发掘先商文化遗址》,《人民日报》200629日第十版)